您现在的位置:

千室之邑 >

一棵悲伤的树

一棵悲伤的树

————写给俊熙和恩熙

你来或者不来,我永远站在那里。

你走或者不走,我永远等在那里。

你笑或者不笑,我永远望在那里。

你哭或者不哭,我永远长在那里。

俊熙问恩熙:“下辈子你希望自己是什么?”

恩熙对俊熙说:“希望会是一棵树,无论发生什么变故,永远会长在那里。”

命运诅咒了俊熙和恩熙,它让恩熙长成了一棵悲伤的树,悲伤的长在俊熙的心脏上。或许错误可以这样错下去,但是命运它让十四年的兄妹情离散在茫茫的人海中,只为了若干年后的重逢,原来爱情可以这样纯美,凄绝的是这世上滚滚的红尘里往来的身影,或许有过,或许没有过。

孤独的恩熙,坐在半山坡上,守着一棵孤独的树,她把思念刻在她的树上,小小的身影,悲伤的来悲伤的去,颠沛陆离的生活想念俊熙是她坚强的勇气。

治疗癫痫时除了药物的治疗,还有别的治疗方法吗?

俊熙和他的未婚妻幼美回来了,命运的召唤让俊熙回来寻找失去多年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共同生活过十四年的妹妹恩熙。重逢总是在一次次擦肩中失落,只为了让另一个有为青年泰锡出现在恩熙的身边。泰锡是俊熙的好友,当泰锡告诉俊熙他很认真的爱上了一个女孩子的时候,恩熙和俊熙相逢在童年的海边,俊熙疼惜的看着恩熙,恩熙幸福的看着俊熙,有一种感情在两个人的眉宇间弥漫开来。

俊熙背着恩熙走在他们幼年时走过的路,回想起童年的兄妹情,爱在最初时已经生了根,时间用遥远的思念强烈了彼此靠近的心。但是幼美和泰锡以及身边的家人却让两个人痛苦的隐藏着自己的感情。心可以藏起来,但是爱却在彼此的眼睛里。

俊熙和恩熙背靠着坐在阳光洒满的窗台上,那是怎样的一段温暖,幸福很近也很远。当两个人碰确的手指,似乎在诉说着彼此的心事,没有语言的无声,爱在空气中流淌。

幼美,一个比恩熙可怜的女子,用生命拼死的守候着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爱情,留住哈尔滨市医院癫痫科怎么样了俊熙的人,却永远得不到俊熙的心,幻想着用以后的时间来修复她和俊熙的感情,而她的悲悯都是俊熙赐予的,只因她在下辈子也想做一棵树,和恩熙一样的回答,让俊熙忧郁的心用幼美来替代他心脏上那棵悲伤的树。如果都能在最初放手,但是情不自禁只能让两个人在遇到的时间里演绎着折磨,爱或者不爱,只因俊熙和恩熙是命运的放逐。

幼美找到了恩熙,楚楚可怜的恩熙,风中划落的清泪,苦苦涩涩的,生活给了恩熙一种清贫,但是无论有多苦,恩熙的心是带着希望的,能够在一次的遇到俊熙,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幸福的人,还能够回到14岁那一年的幸福。但是时间把思念拉的太长太长,彼此对方的心想的太久太久,失而复得的珍惜让没有血缘关系的事实,把两个人的兄妹情延伸成爱情。恩熙瘦弱的肩头,背负不起幼美的沉重,她无处可归的身影,俊熙把恩熙紧紧的拥抱在怀中,他对恩熙说这一次他不会在让她走掉了。爱情它真的来了,但是却带着命运的痛恨。

俊熙牵着恩熙的手,他排除一切阻力要和恩熙景德镇儿童癫痫医院哪家好在一起,两个人用私奔来扞卫爱情,暂时的逃避让两个人渡过了几天的美好时光,而这时的恩熙生命却以是在弥留。幼美以死的惨烈拆散了两个人,相爱为何如此艰难。

半山坡上的那一棵树,恩熙对俊熙说,她把初恋的人刻在了她的树上,俊熙找到了那棵树,在树杆上并排的刻着尹俊熙和尹恩熙,生命早以捆绷在这棵树上,在阳光下祭奠着一段爱情。

俊熙看着昏迷不醒的恩熙,他告白着自己的爱情,用我爱你三个字唤醒了恩熙,但是爱却挽留不了残存的生命,俊熙背着恩熙走在充满记忆的海边,恩熙的呼吸在俊熙温暖的背上慢慢的停止了。俊熙背着恩熙孤独的行走着,心死了一半,生命将如何继续。恩熙的骨灰飞扬在海面上,俊熙回到了他和恩熙小时候读书的那所学校,在当年恩熙出车祸的那个十字路口,他听到恩熙在叫他哥,刺眼的阳光下,迎面而来的一辆卡车,俊熙没有闪开。

爱是一个无处躲藏的影子,每一次看你的背影,悲伤了然于我心,陪你走一段你的找寻,伤痛只是来自于过去德州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的痕迹,想为你擦拭记忆,你忘不掉的原来我也忘不掉。想牵起你的手却无力握紧,这样的一束情愫的花开在你面前,请不要为我流泪,你要永远记得枯竭前我曾为你绽放。逝去不代表离去,你的心在跳动,你就能听到我的心跳,因为我长在你的心上,我是一棵树,你不要做树后的那一片树荫,记得为我好好的活在这世上。可是天国的路上,你还是做了我的影子,我不回头,不代表我不知道,生亦生,死亦死,不要说是命运,你是一半心,我是一半心,心怎么可以是一半的,只不过完整后是一颗悲伤的心,悲伤了不代表不幸福,即使没有人看得到,而看不到不代表我们没有鲜活的跳动过。我爱你。

2011年9月9日 黄昏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下一篇

© zw.blzxm.com  黑暗秘咒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