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星梦龙翔 >

《红楼梦》之王熙凤

《红楼梦》之王熙凤

  引导语:王熙凤,中国古典《》中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贾琏的妻子,王夫人的内侄女,贾府通称凤姐、琏二奶奶。王熙凤是一位厉害的角色,人物形象刻画的很逼真,突出当时社会的封建专制气息。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关于王熙凤的文章,希望能帮到大家。

  王熙凤之我见

  王熙凤,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贾琏的妻子,王夫人的内侄女,贾府通称凤姐、琏二奶奶。她长着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她的外貌美丽、华贵、俊俏,她的神态狡黠刁钻,她的言行伶牙俐齿、机敏善变。她善于察言观色、机变逢迎、见风使舵。她在贾府的地位很高,精明能干,深得贾母和王夫人的信任,是贾府的实际施政者,她高踞在荣府几百口人的总理宝座上,有着八面玲珑之威,思维敏捷,口才了得,却又有些心狠手辣、笑里藏刀,是一位有计谋的管家奶奶。最终却落得个“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的下场。

  读罢《红楼梦》我掩卷沉思,曾不止一次为黛玉含恨而死泪雨满面,又曾不止一次因为宝钗不得幸福而感慨不公,但最让我为之心动的却是那位被世人认为刁钻泼辣、放诞无理、心狠手辣的王熙凤。她虽没有黛玉娇滴可爱,也没有宝钗温和宽厚,但我却说她的确是一个世间少有的奇女子。

  论其相貌,她是一个极“美”的女人。在凤姐未出场之前,作者就在第二回借冷子兴之口说她“模样极标致”而她的外形美,在第三回出场时表现得最为精彩:这个人打扮与姑娘们不同,“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缨络圈,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云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这里用了画家的渲染法,对凤姐这个人物的外形美作了极力渲染,肖像服饰描写也突出了其与众不同。凡不一般人必有不一般的装扮,从其服饰打扮可看出其极强个性,我们再看那“一双丹凤眼,两弯柳叶眉、粉面含春、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站在我们面前的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坯子,一出场便满堂惊艳。难怪曹公说她是“美的恍若神妃仙子”!恐怕也只是“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吧。而更让人拍案叫绝的是这种美独独又是一种“冷艳”型的美,“三角眼”、贵阳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吊梢眉”仿佛在向世人诠释他的美是不容侵犯的`。而对于像贾瑞那样的好色之徒更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但从贾瑞愿在“风月宝鉴”虚幻一回直至搭上小命这事实可见,王熙凤的美并不是吹嘘出来的!所以把她比作“冰山”上的“一只雌凤”最是极好的。

  后来,第六回又借周瑞家的之口这样描绘:“这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比是人都大呢。如今出挑得美人一样的模样儿…… ”。而当刘姥姥在周瑞家的招呼下进入凤姐房内,一派富丽堂皇的陈设,只见: 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秋板貂鼠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这段描写,充分显示出这位贵族之家奶奶所特有的雍容华贵,悠然自得的气派。从以上的描述中,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作者笔下的王熙凤是个貌若天仙,娇媚可人,风趣泼辣的美艳佳人,她的形象,她的神态,她的气质,全显露出来了。就连拥有美妻的贾蓉这个英俊侄儿也禁不住王熙凤的迷人风韵,对她有暧昧情怀,曹雪芹对凤姐这个人物,是从多侧面、全方位、立体式进行塑造的,她的形象也从各方面得到映照,这是凤姐这一形象极具特色,有血有肉,既生动又逼真的根本原因。如果单单要就王熙凤的美作个比方,我想最好是酒,是一种包装精致香醇漫溢而又辣醉过人的烈酒。

  而论其性格,她却是一个极“辣”的女人。我们初识其辣是在她首次出场,人未见笑先来:“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其放诞无礼与周围人的敛声屏息,恭肃严整形成强烈反差。也难怪初到贾府的黛玉会纳罕,而贾母戏谑的称之为“凤辣子”更是恰当不过的。再有王熙凤对黛玉的盛赞:“天下竟有这样标志的人物,我今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这样的这话说得巧妙绝伦,既赞美了林黛玉,取悦了贾母,也暗中夸奖了在场的迎春、探春和惜春。这是她“辣”的体现,也是她绝佳口才的展现,所以说后来她能把说书的唬的瞠目结舌,道:“奶奶好刚口,奶奶若做我们这行,我们也就没饭吃了!”冷子兴也说“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不过!” 也是不无道理的。 而王熙凤的一哭一笑也皆有来由,哭是因为她想到贾母见到外孙女必定会引起失女之痛,所以这哭是为贾母而哭,而当他听到贾母说到“我才好了,你到来招我。你妹妹远路才来,身子又弱,也才劝住了,快再休提前话。”她忙转悲为喜,情绪变化之快无人能及。而从她回话王夫人,笑答贾母等情节,更陕西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生动地显现出其善于逢迎,精于察言观色,八面玲珑之特性。 至于其后,则更有“毒设相思局”, “弄权铁槛寺 ”,“弄小巧用借剑杀人”等,活脱脱将一个“凤辣子”的形象展现在我们面前。然而王熙凤之辣,却不似寻常的泼妇悍女。

  她辣,却辣得脱俗,辣得让人有的不是打心眼里的厌恶,而是深深的铭记和久久的回味,就像一杯哭咖啡,苦涩中透着那种浓浓的香韵,这正是 “恨凤姐,气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 然而仔细想来,却不得不说,王熙凤之“辣”,是不得已而为之。在这个深宅大院之中,贾母高高在上,无人能及;王夫人妻以夫荣,又母以子贵,地位非凡而牢固;邢夫人虽无甚地位,然终是贾母长媳,亦不可小视;李纨为贾政那个出色的长子之妻,以其贞节在贾府倍受尊重,又有子。而王熙凤呢,她有的是什么?公公不务正业,婆婆愚蠢无能,丈夫荒唐奢淫,又无子嗣;而于她自己,又不若看似贤淑端方的秦可卿般善用其色,她恪守妇道,自尊自重。要巩固自己在贾府的地位,只能靠自身的努力,只能凭其“辣”。 而当她不再“辣”时,她也就不再受人重视了,有的只是为尊者的误解与责难,他人的白眼与讽刺。心中万般委屈悲愤,却无处诉说,不得宣泄,更不得夫婿体谅。一个女人,一生却不得丈夫真心以待,情何以堪。其临死的凄惨之况令人不禁潸然泪下。 也许我们更应该为这个“辣女人”洒上一把同情的泪水吧。

  可论其才智,她竟是一个极“能”的女人。 她有着不同于与她同时代文弱女子的独特个性,她精明能干,把一个大家庭操持得井井有条。也许她腹内空空,既吟不成诗,也做不得对,既不及宝钗的停机之德,更不及黛玉的咏絮之才,可她正像第二回冷子兴所云“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的确,在整个红楼梦中没有一个男人能超过王熙凤的才干及处事的魄力。王熙凤自信、刚强、作风男派,堪比男人。她出身于“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的王家,“自幼假充男儿教养”。这样的家庭背景,在她女儿身上铸就了男儿的性格——自信、大胆、刚毅,这是大观园中其它的裙钗也远不及的。且看第十三回中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一事,在宁国府理事,王熙凤又只是“挂职”,权力可不是那么好集中的。但她却理得有头有绪,针对宁国府五大“疑难杂症”(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她可是能一一对症下“药”。 首先是分班管事,职责分明;其次精细考核,不容睡眠性癫痫的治疗方法混冒;第三赏罚严明,树立威信。于是头绪清楚,成绩立见:“宁府中人才知凤姐利害,自此各人兢兢业业,不敢偷安”。一个身处封建世家的女子,竟能担起持家重任,并且干起事来能得心应手,怪不得秦可卿早就给了王熙凤定论:“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也怪不得当今许多“红迷”纷纷称赞王熙凤是个卓越的领导!这样八面玲珑叱咤风云也绝非一般男子所及!所以,王熙凤----这位绝世佳人,这朵红楼奇葩, 遗世而立,撼人心魄啊!

  重读《红楼梦》不觉被王熙凤深深地感动,遂成此文。

  【知识扩展】

  吕启祥专讲《红楼梦》的王熙凤

  熟悉《红楼梦》的朋友都知道,《红楼梦》的四大主角儿是宝、黛、钗、凤,而在《红楼梦》众多人物中,塑造得最鲜活、最生活化又最出彩的是“凤辣子”王熙凤。借用已故前辈红学家王昆仑先生评价凤姐的话是:《红楼梦》的读者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如果把王熙凤这一人物从书中抽了出去,《红楼梦》全部结构就要坍塌下来。凤姐何以会具有如此的魔力和魅力,请吕先生为我们演讲《王熙凤的魔力和魅力》。大家欢迎。

  朋友们,大家好!今天的讲题是《王熙凤的魔力与魅力》。那也许朋友们会问:“魔力和魅力有什么区别吗?”应该说从词义上没有什么区别。“魔”和“魅”这两个字,从现代汉语词典查到《康熙字典》,“魔”,魔鬼、恶魔,当然“魔”还有佛学上的解释,那就是更深一层的东西了;那么“魅”呢?就是鬼魅、螭魅,从字义上,“魔”和“魅”是没有多大区别的。那么魔力和魅力呢,应该说也都是一种吸引人,使人着迷,使人倾到,使人沉溺,这样一种力量。那么为什么这样命这个题呢?我想魔力和魅力从语感上,从我们通常的用法上还是有一点点小小的差异。比如说你这个人很有魅力,我想这是一种褒义的,那么魔力呢,多少有一点点偏贬义吧?我们很少说“你很有魔力”。那么之所以来这样命题,是我的一位朋友出的题,我自己的理解就是提醒我们要关注王熙凤这个人物,她很丰满,很丰富,很复杂。我们说魔力和魅力,是说这个人物她的丰满和复杂,我们不要把它表浅化了,简单化了,我是这么样来理解的。

  关于王熙凤今天我打算谈以下这样几个问题:第一,谈一下王熙凤这个人物在《红楼梦》全书中的地位;第二,谈谈王熙凤这个艺术形象的丰核磁和脑电图能确诊癫痫吗富性和复杂性,我想这是我们今天讲座的一个主体部分;第三,谈对王熙凤的评论,在近年来或者改革开放以来的新见和误区;最后,王熙凤的结局。

  现在我们先谈第一个问题:王熙凤这个人物在《红楼梦》书中的地位。首先我想凤姐这个人无论在《红楼梦》书里或者是书外,都是受到议论或者是评论最多的一个,遭人褒贬,亦赞亦咒。我们都很熟悉,在书里头上至老祖宗贾母,下至小厮兴儿,都有评语,是吧?王熙凤一出场的时候,贾母说“这是我们南省的泼皮破落户,你叫她’凤辣子’就是了”,“凤辣子”是贾母对王熙凤的昵称,可以说是一种爱称吧。那么兴儿关于凤姐的一段评论,大家也很熟悉了,“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有一大段,可以代表贾府里面那些下人们的一种民意。那么其他呢,像同辈的人,李纨也罢,尤氏也罢,对凤姐都有很多评语,另外比如周瑞家的,她对凤姐也有评语,虽然很夸奖她,说她是“男人万不及一的…”,但是也说“待下人呢未免太严些个”,你想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娘家人,关系很好的,都这么说,可见凤姐之为人。那么除了说出口的之外,还有一些在心里头对凤姐也有评议。我们举一个例子,比如黛玉刚刚进贾府,凤姐出场,凤姐的出场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个在《红楼梦》里头以至于在中国当中是一个很经典的出场,那么当时林黛玉心理面就想:“来者是谁,这样放诞无礼?”她虽然没有说出口,也是一种评论。她就觉得有点儿纳闷,有点奇怪。那么这些无论是说出来的,还是不说出来的,都表明凤姐这个人物在《红楼梦》里面都是受到议论、评论很多的。

  至于在书外,就更是这样。《红楼梦》问世以来,在红学史上,对凤姐的各种评语是非常多的,比如说认为她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把凤姐叫作“女曹操”,把凤姐称之为“胭脂虎”,就是母老虎,是吧?这种评语那真是比比皆是。那么在以往的评论当中,有一句话为人传颂,刚才傅光明同志已经提到了,这就是红学前辈王昆仑先生,在他的《论凤姐》,就是《红楼梦人物论—论凤姐》这篇文章里面的一句名言,就是“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这恐怕是我们每一个《红楼梦》的普通读者都会有的一种感受。

【《红楼梦》之王熙凤】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 zw.blzxm.com  黑暗秘咒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